進口品牌逐漸褪色,國產吸塵器開始彎道超車

官網首頁    行業資訊    進口品牌逐漸褪色,國產吸塵器開始彎道超車

提起無線吸塵器,很多人第一個想到的可能就是國外品牌某森。然而,近兩年,進口品牌吸塵器開始風光漸靡。不僅口碑逐漸下滑,價格偏高和售後問題也不斷遭到用戶吐槽。就連最近發布的新品,也被指責有抄襲之嫌。

而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就是國產品牌的崛起。近幾年,因無線吸塵器輕便好用的優點,很多家庭都選擇了吸塵器作為清潔工具。國產品牌以其高性價比、產品豐富等優勢後來居上,在競爭激烈的吸塵器市場另辟蹊徑,打出了一片新天地。有關分析認為,國內清潔市場百家爭鳴的同時,一場優勝劣汰的淘汰賽也在悄悄進行。

 

圖:國外品牌漸失“明星”光芒

 

在今年京東“雙11”小家電榜單“吸塵器”這個品類上,某森已被國產品牌超越;GFK 2019年統計數據顯示,某森英國本土市場份額近一年內從45.8%跌至36.4%,而2020年英國亞馬遜吸塵器排行榜中,某森已經跌出前十四暢銷型號。

數據的變化從來不是憑空而來。與之相對的,必然是品牌在市場中的口碑反饋。據很多消費者反饋,國外品牌價格偏高,售後問題頻出且維修困難,產品的可靠性、耐用性與數千元的售價比非常不符,所以很多消費者一改最初對國外品牌的一腔熱情,在選擇吸塵器時,開始回歸理性。

北京商報記者在消費寶平台和新浪旗下的黑貓投訴平台搜索某森,發現諸多的產品質量問題投訴,其中黑貓投訴平台投訴數量就有514條;今年年初,美國權威消費雜誌《Consumer Reports》將某森的產品從無線吸塵器推薦名單中移除,原因是它的耐用性不盡如人意。根據該雜誌的消費調查顯示,某森吸塵器五年內損壞率高達一半,可靠性、耐久性與售價不符,其推薦程度也被降至中等水平。

這其中也包括售後。有消費者反映,“2020年10月25日送去維修的吸塵器,維修過程中發出兩個維修單號,重複收款。付款其中一個,另外一個天天短信催款,15天過去,送去維修機器因認定我沒有付款,一直沒給維修,也不提供進度。一個機器兩個維修單號,涉嫌重複收取維修款”。

還有消費者稱,“2018年8月購入吸塵器,平均一個月用一次,不用的時候都按說明掛在牆上充電,2020年11月8日發現充電顯示紅色,無法使用,郵寄維修好後,要求用戶支付649元電池更換費用。某森電池在使用兩年後普遍都會出現問題,無一例外要求客戶自行承擔高額電池更換費用,與之前客服介紹電池可以滿足400-500次充電嚴重不符”。

正因為問題不斷,某森在消費者中的關注度也在降低。根據ZDC發布的數據,某森在中國市場的關注度已由2016年的34.33%下降至2019年的22%,這個數據在最新上半年統計中,再次降到了14%左右。而受業績連累,某森今年宣布在全球裁員900人,包括英國的600人,其中大部分是零售和客服員工。

 

圖:中國“智造”彎道超車

 

國外品牌光環不再的同時,國產清潔家電品牌卻開始提速,在吸塵器、掃地機器人領域持續擴大市場。

如今中國已是吸塵器生產製造大國,根據海關總署數據,2019年1-8月真空吸塵器及其零件出口金額為322146.6萬美元,出口貿易數量多、體量大,被譽為“世界吸塵器工廠”。

數據顯示,中國吸塵器行業僅2019年線上線下就累計新增品牌85個,累計新增機型452個,大量新增品牌分食市場,尤其是2500元以下的價格區間。這得益於早期國內工廠通常采用ODM/OEM方式為國外品牌代工,國內吸塵器產業供應鏈形成時間較早,國產品牌經過早期的技術積累,逐漸掌握吸塵器製造技術,而後投入資金研發,追趕國外掌握的核心技術。

比如,某森最新發布的新型萬向吸塵器,采用其首款萬向軟絨滾筒吸頭,但實際上雙滾軟絨地刷已多見於國產品牌產品配置上;此外,國產品牌的部分吸塵器在吸力和續航方麵都比某森強了很多。價格方麵,相比動輒四五千元的國外品牌,國內著名品牌的吸塵器的價格大多在一兩千元,即便擁有更高科技的掃地機器人和手持無線吸塵器,在產品性能相近的情況下,推出的產品價格也主要集中在2000-4000元之間。

據北京商報的產經觀察家丁少將指出,中國目前的吸塵器普及率並不高,品牌即品類的認知並沒有建立,處於普及性市場和升級性市場共同作用之下,同時技術壁壘也不算太高,國內品牌完全有機會像其他大小家電行業一樣拿下更多的市場份額。某森在高端市場依然具有顯著優勢,但隨著競爭品牌的增加,在常態化競爭環境下具備網紅特質的產品、品牌不會一直處於火爆狀態。

“由於土生土長的特性,國產品牌對中國市場理解程度更深,更容易發覺消費者的真實需求,創新方麵更貼近國人生活;其次,中國的生產製造業位於世界前列,無論是生產效率,還是在新技術的應用、難題的攻關上,都有先天優勢;並且中國的製造類企業近年來越來越重視自主研發,正在不斷縮小甚至超越國際品牌構建起的護城河。”國內某品牌吸塵器的相關負責人說。

 

圖:市場步入淘汰賽

 

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除了產品和宣傳,某森不斷通過訴訟的方式“打壓”國產品牌。

2017年,某森主張國內某品牌吸塵器廠家生產產品侵犯其發明專利權,一審、二審法院均判決駁回某森技術的訴訟請求, 最高人民法院也駁回了某森的申請再審;同年,某森在同品牌吸塵器的IPO關鍵節點提起了非核心專利訴訟,直到現在,訴訟IPO未果、訴訟未結;2020年9月8日,該品牌官方微博發布一則律師函,斥責某森不正當競爭行為,打壓同行,呼籲某森維護行業良性競爭。

同時,隨著入局者大規模增加,清潔市場進入到優勝劣汰的淘汰階段。 國內某品牌相關負責人認為,由於無線吸塵器的迅速普及,以及持續升級換代的需求,未來掌握吸塵器核心部件技術、智能集成技術的龍頭企業擁有更大的先發優勢;由於小家電產品生命周期短、更新迅速的特性,基礎技術創新能力、應用角度的設計創新能力會成為行業壁壘,眾多裸泳淘金者會逐漸被大浪淘沙;此外,隨著市場秩序的逐步穩定,耗費巨大、擁有可持續戰略支撐的品牌建設也會成為後來者“上位”的重大壁壘。

相較吸塵器市場,我國掃地機器人市場未來發展空間更廣闊。根據易觀數據,美國掃地機滲透率為16%,我國沿海地區滲透率為4%-5%左右,內陸僅0.5%。從市場競爭格局來看,掃地機器人品牌眾多,但是市場集中度較高。

有關分析認為,懶人經濟興起,讓掃地機器人持續升溫。根據中怡康發布的行業數據,2020年上半年,國內掃地機器人市場線上零售額較去年同期微降0.2%。相較一季度的同比下滑,二季度國內掃地機器人線上市場同比增長13.5%,已基本擺脫疫情影響。但是,消費者對於“健康”“殺菌”的清潔需求是增加的;掃地機器人作為吸塵器產品的補充,用戶對其接受程度往往與吸塵器等清潔類電器的滲透率呈正相關關係。

但值得慶幸的是,盡管國內和國際市場風雲變幻,但是在中國,尤其是有著“吸塵器之鄉”的蘇州,有著吸塵器相關製造行業的產業基礎,產業供應鏈已經成熟,多數國產品牌也開始加大產品研發,相信吸塵器的未來,國產品牌的前景會更加樂觀。

參考資料:《戴森褪色,國產吸塵器機會來了嗎》,發布於北京商報

熱點新聞

創建時間:2020年12月17日

小編:Dibea